自逃遁到身心安頓-沈從文、汪曾祺文學與文物書寫軌跡

研究成果: 雜誌貢獻文章同行評審

摘要

一九四九年底,沈從文封筆,告別了以《邊城》聞名的小說家身分。 然而,這變化並未毀滅他的創作,造物轉給了我們另一個沈從文,另一種形式與形態的-藝術研究的沈從文。 沈從文的轉行,許是歷史的參差,但他投入文物研究的熾熱情感,卻示範了另一種典型,引導與他同樣質地素樸的汪曾祺,在小品文的創作上成績斐然。這對師生結緣超過半世紀,在他們的賞玩書寫中,社會主義時代的煙硝火氣,消失在古典織錦上的雲靄團團。論物寫物,「物」是他們研究深究的體,卻也同樣傾注透視歷史的厚度;「物」的研究與書寫,前有宋、明諸家,近有周作人。 他們究竟以「物」作為人世遁逃之所,還是作為救贖?這二者之問的方寸反覆,將是本文關注的焦點。
貢獻的翻譯標題The Mind of Fleeing from the Mortal World or Redemption-Both Shen-Wang's Writings on Material Culture or "Elegant Things"
原文???core.languages.zh_TW???
頁(從 - 到)225-245
頁數21
期刊中國現代文學
發行號16
出版狀態已發佈 - 十二月 2009

Keywords

  • 沈從文
  • 汪曾祺
  • 賞玩文學
  • 小品文
  • Shen Cong-Wen
  • Wang Zeng-Qi
  • literature of beauty admiration
  • essays

指紋 深入研究「自逃遁到身心安頓-沈從文、汪曾祺文學與文物書寫軌跡」主題。共同形成了獨特的指紋。

引用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