物質不滅-《天香》,王安憶的上海繁華過眼錄

研究成果: 雜誌貢獻文章

摘要

王安憶曾說自己不寫特殊環境、不寫特殊人物,評論者亦多將她放置於新中國先鋒書寫位置。然其長篇小說《天香》,將時空帶回迢遠、多情婉旎的江南,生活在其間的人們,他(她)們可以不為「仕途」、「功利」而奮鬥,只是純粹「玩物」;他(她)們有的是大把的時間與金錢,盡情揮霍人生;就在這外人看似荒唐無用的生活之中,創造了叫人驚艷的藝術絕活─天香園繡。從傷痕文學到反思、從尋根到先鋒、從新寫實到新歷史,《天香》顯示出王安憶創作的巨大轉變。王德威在書〈序〉提到:「王安憶是當代文壇重量級作家,憑她的文名,多寫幾部招牌作《長恨歌》式的小說不是難事。但她徒然將創作背景拉到她並不熟悉的晚明,挑戰不可謂不大。也正因為如此,她的用心值得我們注目。」是的,她眼神依然鍾情於上海,專注於平凡百姓,但卻在物質文化的傾注中,《天香》重疊「刺繡」織工與織品身世,重新溯述上海的繁華過往,進一步延續了古典小說《紅樓夢》與《金瓶梅》的物質書寫傳統,並開創出王安憶筆下女性書寫的另一章。
原文繁體中文
頁(從 - 到)175-186
頁數12
期刊中國現代文學
發行號23
出版狀態已發佈 - 2013

指紋

Material Culture
Handicrafts
Modernist Novels
Modern Literature
Chinese Art
Shanghai
Embroidery
Modernity
Motifs
Artisans
Materialism
Classical Literature
Scenarios
Fiction
Quotidian
Avant Garde
History

Keywords

  • 王安憶
  • 物質文化
  • 刺繡
  • 城市記憶
  • 海派文學
  • Wang An-yi
  • Heavenly Scent
  • Chinese modernist novels
  • material culture

引用此文

物質不滅-《天香》,王安憶的上海繁華過眼錄. / 鄭穎.

於: 中國現代文學, 編號 23, 2013, p. 175-186.

研究成果: 雜誌貢獻文章

@article{a5f0ed151462442597f112a3269f9f75,
title = "物質不滅-《天香》,王安憶的上海繁華過眼錄",
abstract = "王安憶曾說自己不寫特殊環境、不寫特殊人物,評論者亦多將她放置於新中國先鋒書寫位置。然其長篇小說《天香》,將時空帶回迢遠、多情婉旎的江南,生活在其間的人們,他(她)們可以不為「仕途」、「功利」而奮鬥,只是純粹「玩物」;他(她)們有的是大把的時間與金錢,盡情揮霍人生;就在這外人看似荒唐無用的生活之中,創造了叫人驚艷的藝術絕活─天香園繡。從傷痕文學到反思、從尋根到先鋒、從新寫實到新歷史,《天香》顯示出王安憶創作的巨大轉變。王德威在書〈序〉提到:「王安憶是當代文壇重量級作家,憑她的文名,多寫幾部招牌作《長恨歌》式的小說不是難事。但她徒然將創作背景拉到她並不熟悉的晚明,挑戰不可謂不大。也正因為如此,她的用心值得我們注目。」是的,她眼神依然鍾情於上海,專注於平凡百姓,但卻在物質文化的傾注中,《天香》重疊「刺繡」織工與織品身世,重新溯述上海的繁華過往,進一步延續了古典小說《紅樓夢》與《金瓶梅》的物質書寫傳統,並開創出王安憶筆下女性書寫的另一章。",
keywords = "王安憶, 物質文化, 刺繡, 城市記憶, 海派文學, Wang An-yi, Heavenly Scent, Chinese modernist novels, material culture",
author = "鄭穎",
year = "2013",
language = "繁體中文",
pages = "175--186",
journal = "中國現代文學",
issn = "1684-4238",
publisher = "中國現代文學學會",
number = "23",

}

TY - JOUR

T1 - 物質不滅-《天香》,王安憶的上海繁華過眼錄

AU - 鄭穎, null

PY - 2013

Y1 - 2013

N2 - 王安憶曾說自己不寫特殊環境、不寫特殊人物,評論者亦多將她放置於新中國先鋒書寫位置。然其長篇小說《天香》,將時空帶回迢遠、多情婉旎的江南,生活在其間的人們,他(她)們可以不為「仕途」、「功利」而奮鬥,只是純粹「玩物」;他(她)們有的是大把的時間與金錢,盡情揮霍人生;就在這外人看似荒唐無用的生活之中,創造了叫人驚艷的藝術絕活─天香園繡。從傷痕文學到反思、從尋根到先鋒、從新寫實到新歷史,《天香》顯示出王安憶創作的巨大轉變。王德威在書〈序〉提到:「王安憶是當代文壇重量級作家,憑她的文名,多寫幾部招牌作《長恨歌》式的小說不是難事。但她徒然將創作背景拉到她並不熟悉的晚明,挑戰不可謂不大。也正因為如此,她的用心值得我們注目。」是的,她眼神依然鍾情於上海,專注於平凡百姓,但卻在物質文化的傾注中,《天香》重疊「刺繡」織工與織品身世,重新溯述上海的繁華過往,進一步延續了古典小說《紅樓夢》與《金瓶梅》的物質書寫傳統,並開創出王安憶筆下女性書寫的另一章。

AB - 王安憶曾說自己不寫特殊環境、不寫特殊人物,評論者亦多將她放置於新中國先鋒書寫位置。然其長篇小說《天香》,將時空帶回迢遠、多情婉旎的江南,生活在其間的人們,他(她)們可以不為「仕途」、「功利」而奮鬥,只是純粹「玩物」;他(她)們有的是大把的時間與金錢,盡情揮霍人生;就在這外人看似荒唐無用的生活之中,創造了叫人驚艷的藝術絕活─天香園繡。從傷痕文學到反思、從尋根到先鋒、從新寫實到新歷史,《天香》顯示出王安憶創作的巨大轉變。王德威在書〈序〉提到:「王安憶是當代文壇重量級作家,憑她的文名,多寫幾部招牌作《長恨歌》式的小說不是難事。但她徒然將創作背景拉到她並不熟悉的晚明,挑戰不可謂不大。也正因為如此,她的用心值得我們注目。」是的,她眼神依然鍾情於上海,專注於平凡百姓,但卻在物質文化的傾注中,《天香》重疊「刺繡」織工與織品身世,重新溯述上海的繁華過往,進一步延續了古典小說《紅樓夢》與《金瓶梅》的物質書寫傳統,並開創出王安憶筆下女性書寫的另一章。

KW - 王安憶

KW - 物質文化

KW - 刺繡

KW - 城市記憶

KW - 海派文學

KW - Wang An-yi

KW - Heavenly Scent

KW - Chinese modernist novels

KW - material culture

M3 - 文章

SP - 175

EP - 186

JO - 中國現代文學

JF - 中國現代文學

SN - 1684-4238

IS - 23

ER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