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miR-203及miR-34a在EGFR活化的攝護腺癌轉移中之調控機制

研究計畫: A - 政府部門a - 國衛院

說明

在攝護腺癌變過程中,Ras基因先天或後天的突變是增加癌症轉移的重要路徑。MicroRNA (miRs)調控胚胎的發育以及影響攝護腺癌變的過程。在臨床檢體中發現攝護腺癌病人的miR-203與miR-34a表現比正常人少。但目前還不清楚在攝護腺癌轉移過程中,miR-203與miR-34a是如何與EGFR訊號傳遞路徑基因的作用機制。了解miR-203與miR-34a是如何調控與EGFR訊號傳遞的相關基因,將有助於了解在攝護腺癌變過程中miRNA所扮演的重要腳色。為了研究miRNA是如何調控與EGFR訊號傳遞路徑有關的攝護腺癌,我們已發現在增加miR-203與miR-34a的表現之後,具RasV12G35突變的人類攝護腺癌細胞株DU145,降低了老鼠模式癌轉移的情況,在體外也發現miR-203與miR-34a抑制與EGFR訊號傳遞相關基因的表現。在攝護腺病人臨床資料庫分析中,發現降低的miR-203/miR-34a與增加的AREG、EREG、TGFA有相互關聯。為了解miR-203與miR-34a如何調控EGFR訊號傳遞路徑,我們假設在活化的EGFR訊號傳遞路徑過程中,miR-203與miR-34a表達程度的減少為攝護腺癌轉移所必須。我們的研究計畫將會證明在攝護腺癌轉移過程中,miR-203與miR-34a是如何調解AREG、EREG、TGFA基因的表現。已構建好含有miR-203與miR-34a homology sites 的3’UTR reporter將會用來測試miRNA對其調控的能力。另外我們發現外加EGF後,造成miR-203與miR-34a的表現降低,並提高SNAIL及polycomb repressive complexes (PRCs)的表現。為了解SNAIL及PRCs如何調控miR-203與miR-34a的表現,在primary mir-203 和 mir-34a 的stem-loop promoter上定位E box,並在細胞活化EGFR之後,利用reporter及ChIP assay來測量 SNAIL/PRCs調控miR-203與miR-34a的功能及結合能力,如此將有助於了解 miR-203與miR-34a如何參與調控EGFR訊號傳遞相關之攝護腺癌轉移。另外我們也將進一步瞭解SNAIL/PRCs如何餐與在primary mir-203 及 mir-34a 的stem-loop promoter上CpG islands的甲基化。過去在non-small-cell lung cancer (NSCLC)模式中,已清楚Ras基因突變會造成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(TKIs)的抗藥性。但目前還不清楚這一類的藥物在攝護腺癌的分子機轉。為進一步研究miR-203與miR-34a如何影響具TKIs抗藥性的攝護腺癌細胞之apoptosis,我們的初步結果發現當過度表現miR-203與miR-34a於具RasV12G37突變的攝護腺癌細胞,會造成較多的細胞凋亡。我們假設增加miR-203與miR-34a在具RasV12G37突變的攝護腺癌細胞中會增加TKIs抗藥性的敏感性,是由於miR-203與miR-34a藉由調控AREG, EREG, and TGFA基因之表現,進而抑制EGFR訊號傳遞路徑。另外,我們假設在具RasV12G37突變的TKIs抗藥性攝護腺癌中, SNAIL/PRCs為造成miR-203及miR-34a表達程度的減少及增加TKIs抗藥性所必須。我們的研究計畫將會證明在攝護腺癌轉移過程中,miR-203及miR-34a是如何調解EGFR訊號傳遞的作用機轉,以及了解減少的miR-203及miR-34a與活化的EGFR訊號路徑在攝護腺癌轉移與TKIs抗藥性之間的關係。
狀態已完成
有效的開始/結束日期1/1/1412/31/14

Keywords

  • 攝護腺癌
  • 癌症骨轉移
  • 訊息傳遞
  • 抗藥性
  • 轉錄調控
  • 表關遺傳學
  • 微小RNA
  • 微環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