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早產兒父母親選擇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的倫理抉擇

Translated title of the contribution: Ethical Decision Making for Parents of Premature Baby : The "Do Not Resuscitate" Dilemma

李秋桂, 林秋芬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

Abstract

本文探討一位早產兒經急救後入住新生兒加護病房,父母親考量種種原因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而醫療團隊卻認為早產兒上有存活機會而積極救護,導致醫病關係緊張。
筆者運用約翰森臨床倫理決策模式進行分析,得出結論為醫護人員在倫理決策過程中,除了扮演代言人角色,也必須傾聽及瞭解父母親的感受,考量個案預後的不確定性及未來的生活品質,尊重父母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也許是對病患家庭是最好的選擇。但在這過程中,應協助父母面對早產兒的死亡,提供安寧療護使早產兒得以善終。醫病雙方如能依照此倫理決策做出決定,對病嬰來說才是最大的福祉。
面對倫理的決策,醫療團隊應該冷靜且更多的包容,從不同的層面來看待家屬決定。同時若能與家屬建立好的醫病關係與溝通模式,幫助家屬理解病嬰在臨床的實況,更能降低糾紛的產生,醫病關係也能更為融洽。
Original languageTraditional Chinese
Journal台灣生命倫理學刊
Issue number3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2016
Externally publishedYes

Keywords

  • premature infants
  • do-not-resuscitate
  • ethics decision-making

Cite this

面對早產兒父母親選擇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的倫理抉擇. / 李秋桂; 林秋芬.

In: 台灣生命倫理學刊, No. 3, 2016.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

@article{d7e20925c1d64c33bc8ffc71302a23de,
title = "面對早產兒父母親選擇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的倫理抉擇",
abstract = "本文探討一位早產兒經急救後入住新生兒加護病房,父母親考量種種原因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而醫療團隊卻認為早產兒上有存活機會而積極救護,導致醫病關係緊張。 筆者運用約翰森臨床倫理決策模式進行分析,得出結論為醫護人員在倫理決策過程中,除了扮演代言人角色,也必須傾聽及瞭解父母親的感受,考量個案預後的不確定性及未來的生活品質,尊重父母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也許是對病患家庭是最好的選擇。但在這過程中,應協助父母面對早產兒的死亡,提供安寧療護使早產兒得以善終。醫病雙方如能依照此倫理決策做出決定,對病嬰來說才是最大的福祉。 面對倫理的決策,醫療團隊應該冷靜且更多的包容,從不同的層面來看待家屬決定。同時若能與家屬建立好的醫病關係與溝通模式,幫助家屬理解病嬰在臨床的實況,更能降低糾紛的產生,醫病關係也能更為融洽。",
keywords = "早產兒, 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 倫理決策, premature infants, do-not-resuscitate, ethics decision-making",
author = "李秋桂 and 林秋芬",
year = "2016",
language = "繁體中文",
journal = "台灣生命倫理學刊",
issn = "2220-2145",
publisher = "台灣生命倫理學會",
number = "3",

}

TY - JOUR

T1 - 面對早產兒父母親選擇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的倫理抉擇

AU - 李秋桂,

AU - 林秋芬, null

PY - 2016

Y1 - 2016

N2 - 本文探討一位早產兒經急救後入住新生兒加護病房,父母親考量種種原因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而醫療團隊卻認為早產兒上有存活機會而積極救護,導致醫病關係緊張。 筆者運用約翰森臨床倫理決策模式進行分析,得出結論為醫護人員在倫理決策過程中,除了扮演代言人角色,也必須傾聽及瞭解父母親的感受,考量個案預後的不確定性及未來的生活品質,尊重父母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也許是對病患家庭是最好的選擇。但在這過程中,應協助父母面對早產兒的死亡,提供安寧療護使早產兒得以善終。醫病雙方如能依照此倫理決策做出決定,對病嬰來說才是最大的福祉。 面對倫理的決策,醫療團隊應該冷靜且更多的包容,從不同的層面來看待家屬決定。同時若能與家屬建立好的醫病關係與溝通模式,幫助家屬理解病嬰在臨床的實況,更能降低糾紛的產生,醫病關係也能更為融洽。

AB - 本文探討一位早產兒經急救後入住新生兒加護病房,父母親考量種種原因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而醫療團隊卻認為早產兒上有存活機會而積極救護,導致醫病關係緊張。 筆者運用約翰森臨床倫理決策模式進行分析,得出結論為醫護人員在倫理決策過程中,除了扮演代言人角色,也必須傾聽及瞭解父母親的感受,考量個案預後的不確定性及未來的生活品質,尊重父母決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,也許是對病患家庭是最好的選擇。但在這過程中,應協助父母面對早產兒的死亡,提供安寧療護使早產兒得以善終。醫病雙方如能依照此倫理決策做出決定,對病嬰來說才是最大的福祉。 面對倫理的決策,醫療團隊應該冷靜且更多的包容,從不同的層面來看待家屬決定。同時若能與家屬建立好的醫病關係與溝通模式,幫助家屬理解病嬰在臨床的實況,更能降低糾紛的產生,醫病關係也能更為融洽。

KW - 早產兒

KW - 不施行心肺復甦術

KW - 倫理決策

KW - premature infants

KW - do-not-resuscitate

KW - ethics decision-making

M3 - 文章

JO - 台灣生命倫理學刊

JF - 台灣生命倫理學刊

SN - 2220-2145

IS - 3

ER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