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角「爭茸」-1950-1990年代臺灣的養鹿業與鹿茸消費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

Abstract

本文探討臺灣鹿茸之生產如何改變其消費屬性與消費方式。荷蘭時期大量獵鹿,鹿的消費不在食補,而以外銷鹿皮至日本為主。清代漢人移墾改變臺灣鹿隻貿易,鹿脯、鹿茸與鹿鞭銷往中國,此與傳統中國醫藥視「鹿」為補陽聖品之觀念有關,尤以鹿茸為最。清末以降,綠島與小琉球已有「梅花鹿」養殖且與中國進行貿易。不論清領或日治時期,鹿茸仍屬奢侈性消費品。戰後臺灣鹿茸需求依舊存在,鹿茸商品主要由養鹿業者、公賣局與中藥房供售。戰後養鹿技術漸趨成熟,經營方式趨向專業化,「水鹿」逐漸取代梅花鹿成為主流。養鹿業者以新鮮鹿茸製成「生茸酒」,量少質佳,價格昂貴,多採「自產自銷」方式。另一方面,代表國家力量的公賣局以「量產」策略取勝,進口廉價鹿茸製成「參茸酒」,逐漸改變日治以降鹿茸價昂的消費型態。同時,鹿茸炮製方式的改變也影響性別消費,鹿茸商品從戰後初期的男女老少皆宜(鹿茸丸),轉變為以男性為主要訴求對象(鹿茸酒),且因價格降低而成為大眾化消費商品。
Original languageTraditional Chinese
Pages (from-to)59-106
Number of pages48
Journal新史學
Volume29
Issue number1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2018

Keywords

  • velvet-antler
  • Chinese medicine
  • tonic
  • Formosan Sambar deer
  • deer industry

Cite this

頭角「爭茸」-1950-1990年代臺灣的養鹿業與鹿茸消費. / 曾齡儀.

In: 新史學, Vol. 29, No. 1, 2018, p. 59-106.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

@article{ffceb7aedf90447385bcae56d2f01a18,
title = "頭角「爭茸」-1950-1990年代臺灣的養鹿業與鹿茸消費",
abstract = "本文探討臺灣鹿茸之生產如何改變其消費屬性與消費方式。荷蘭時期大量獵鹿,鹿的消費不在食補,而以外銷鹿皮至日本為主。清代漢人移墾改變臺灣鹿隻貿易,鹿脯、鹿茸與鹿鞭銷往中國,此與傳統中國醫藥視「鹿」為補陽聖品之觀念有關,尤以鹿茸為最。清末以降,綠島與小琉球已有「梅花鹿」養殖且與中國進行貿易。不論清領或日治時期,鹿茸仍屬奢侈性消費品。戰後臺灣鹿茸需求依舊存在,鹿茸商品主要由養鹿業者、公賣局與中藥房供售。戰後養鹿技術漸趨成熟,經營方式趨向專業化,「水鹿」逐漸取代梅花鹿成為主流。養鹿業者以新鮮鹿茸製成「生茸酒」,量少質佳,價格昂貴,多採「自產自銷」方式。另一方面,代表國家力量的公賣局以「量產」策略取勝,進口廉價鹿茸製成「參茸酒」,逐漸改變日治以降鹿茸價昂的消費型態。同時,鹿茸炮製方式的改變也影響性別消費,鹿茸商品從戰後初期的男女老少皆宜(鹿茸丸),轉變為以男性為主要訴求對象(鹿茸酒),且因價格降低而成為大眾化消費商品。",
keywords = "鹿茸, 中藥, 補品, 水鹿, 養鹿業, velvet-antler, Chinese medicine, tonic, Formosan Sambar deer, deer industry",
author = "曾齡儀",
year = "2018",
language = "繁體中文",
volume = "29",
pages = "59--106",
journal = "新史學",
issn = "1023-2249",
publisher = "新史學雜誌社",
number = "1",

}

TY - JOUR

T1 - 頭角「爭茸」-1950-1990年代臺灣的養鹿業與鹿茸消費

AU - 曾齡儀, null

PY - 2018

Y1 - 2018

N2 - 本文探討臺灣鹿茸之生產如何改變其消費屬性與消費方式。荷蘭時期大量獵鹿,鹿的消費不在食補,而以外銷鹿皮至日本為主。清代漢人移墾改變臺灣鹿隻貿易,鹿脯、鹿茸與鹿鞭銷往中國,此與傳統中國醫藥視「鹿」為補陽聖品之觀念有關,尤以鹿茸為最。清末以降,綠島與小琉球已有「梅花鹿」養殖且與中國進行貿易。不論清領或日治時期,鹿茸仍屬奢侈性消費品。戰後臺灣鹿茸需求依舊存在,鹿茸商品主要由養鹿業者、公賣局與中藥房供售。戰後養鹿技術漸趨成熟,經營方式趨向專業化,「水鹿」逐漸取代梅花鹿成為主流。養鹿業者以新鮮鹿茸製成「生茸酒」,量少質佳,價格昂貴,多採「自產自銷」方式。另一方面,代表國家力量的公賣局以「量產」策略取勝,進口廉價鹿茸製成「參茸酒」,逐漸改變日治以降鹿茸價昂的消費型態。同時,鹿茸炮製方式的改變也影響性別消費,鹿茸商品從戰後初期的男女老少皆宜(鹿茸丸),轉變為以男性為主要訴求對象(鹿茸酒),且因價格降低而成為大眾化消費商品。

AB - 本文探討臺灣鹿茸之生產如何改變其消費屬性與消費方式。荷蘭時期大量獵鹿,鹿的消費不在食補,而以外銷鹿皮至日本為主。清代漢人移墾改變臺灣鹿隻貿易,鹿脯、鹿茸與鹿鞭銷往中國,此與傳統中國醫藥視「鹿」為補陽聖品之觀念有關,尤以鹿茸為最。清末以降,綠島與小琉球已有「梅花鹿」養殖且與中國進行貿易。不論清領或日治時期,鹿茸仍屬奢侈性消費品。戰後臺灣鹿茸需求依舊存在,鹿茸商品主要由養鹿業者、公賣局與中藥房供售。戰後養鹿技術漸趨成熟,經營方式趨向專業化,「水鹿」逐漸取代梅花鹿成為主流。養鹿業者以新鮮鹿茸製成「生茸酒」,量少質佳,價格昂貴,多採「自產自銷」方式。另一方面,代表國家力量的公賣局以「量產」策略取勝,進口廉價鹿茸製成「參茸酒」,逐漸改變日治以降鹿茸價昂的消費型態。同時,鹿茸炮製方式的改變也影響性別消費,鹿茸商品從戰後初期的男女老少皆宜(鹿茸丸),轉變為以男性為主要訴求對象(鹿茸酒),且因價格降低而成為大眾化消費商品。

KW - 鹿茸

KW - 中藥

KW - 補品

KW - 水鹿

KW - 養鹿業

KW - velvet-antler

KW - Chinese medicine

KW - tonic

KW - Formosan Sambar deer

KW - deer industry

M3 - 文章

VL - 29

SP - 59

EP - 106

JO - 新史學

JF - 新史學

SN - 1023-2249

IS - 1

ER -